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履虫

巴巴爸爸巴巴妈妈巴巴拉拉巴巴利波巴巴祖巴巴伯巴巴贝尔巴巴布莱特和巴巴布拉伯

 
 
 

日志

 
 

别用眼睛伤害他  

2008-01-20 11:23: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杨鹏

文章来源:《东西南北》2007年第2期

毕业后,我应聘到一家很大的幼儿园做老师,心想从此以后可以过梦想中的生活了,每天守候在一群快乐的小天使身边,简单而快乐。

不想,这种生活却持续了很短的时间。渐渐地我发现,原来孩子的心里,也藏着属于他们的自私和偏激。一段时间下来,我对当初选择的职业充满了怀疑,慢慢地不再信任那些纯真可爱的孩子。因此,对这份工作由衷的热爱,也开始变成了一种职业性的敷衍。

那天课堂上,两个孩子为了争谁当领唱吵了起来,所有的孩子都跟着起哄,乱糟糟一团,让人头疼。我连教育带哄,好不容易把事情处理完了,一堂课也过去了。

回到办公室,我正想着刚才课堂的事,忽听到敲门声,园长来了,她的身后,跟着刚刚在课堂上为当领唱吵得最凶的男孩林嘉文,孩子怯怯地跟在园长后面。

校长朝我微笑,说:“小杨,有点事情,我想问你。这个叫林嘉文的小朋友说,刚才上音乐课的时候,你骂他了,是吗?”我的脑子“嗡”的一声,园长的声音是温和的,但在我听来,却像爆炸一般。个幼儿园老师,最忌讳的就是打骂孩子,纵然这份工作已经让我有了疲惫感,但我也绝对不会那样对待孩子。而林嘉文,这个5岁男孩,竟公然撒谎,并告状告到了园长那里。我一边气愤,一边忍耐着极力辩解:“园长,我没有骂林嘉文,我真的没有……”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别着急,小杨,你先别着急。”园长依旧和颜悦色,“那你能把课堂发生的事告诉我吗?”

此时的林嘉文,好象也意识到自己闯了祸,小小的身体整个躲在了园长后面。我将刚刚课堂上的事简单讲述了一下,说:“当时我只是批评了他,我说‘林嘉文,请不要用那种态度对待其它小朋友,不要用那样大的声音……’我没有骂他!”我再度强调。

园长点点头,转回身问林嘉文:“林嘉文,杨老师是这样说的吗?”

躲在后面的林嘉文被园长牵了出来,偷眼看了看我。我以为这个小孩子又会耍花招撒谎,没想到,他却用力点了点头,说:“是的,杨老师就是这样说的。”我悬着的心“咕咚”掉了下来,刚刚松了口气,却又听到他用再清晰不过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可是,老师用眼睛骂了我。”说完,他忽然“哇”的一声哭了。

我的心一下震颤了。

整个屋里寂静下来。林嘉文最后的一句话,好象一下穿透了我已经不再热爱他们的心。它穿透我的心,让我看懂了真相。而我从来都不曾想过,我,一个学过三年幼儿园教育的专业老师,内心那丝微妙的变化却逃不过一个孩子的眼睛。正像他说的,我用眼睛骂他了,当时因为气愤,虽然我压着没有发脾气,可是我狠狠地瞪了他。这在一个孩子心里,原来是比语言更重的伤害,原来纵是一个幼小的心,也是不允许淡漠和轻薄的。园长看着我,始终温和地看着,没有说话。不知怎幺了,眼泪在这一刻忽然就冲进了我的眼睛,不是委屈,而是自责。这个5岁孩子,他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心灵——一颗一直向往着纯净和爱,却已不再纯净不再爱的心灵。

弯下身,我将正在大声哭泣的林嘉文抱在怀里,说:“嘉文,老师错了,你能原谅老师吗?以后,老师再也不会用眼睛伤害你们了。”

林嘉文紧紧抱住了我,伸出小手擦我眼角的泪……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